會(huì )當水擊三千里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9-08-07       

7月下旬,采訪(fǎng)車(chē)駛入云南省昆明市祿勸縣茂山鎮,只見(jiàn)路旁的山間鐵塔林立,塔上掛著(zhù)一條條銀線(xiàn)伸向遠方。就是這樣的線(xiàn)路和鐵塔,組成了南方電網(wǎng)西電東送18條大通道?!斑@條是滇西北直流、這條是牛從直流……”同行的電網(wǎng)建設者們如數家珍。

  這一次,南網(wǎng)傳媒全媒體記者與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記者共同的采訪(fǎng)對象,是南方電網(wǎng)公司在建的另一條西電東送大通道——烏東德電站送電廣東廣西特高壓多端直流示范工程(簡(jiǎn)稱(chēng)“昆柳龍直流工程”)。工程建成后將創(chuàng )下多項世界第一:世界上容量最大的特高壓多端直流輸電工程、世界上首個(gè)特高壓多端混合直流工程、世界上首個(gè)特高壓柔性直流換流站工程、世界上首個(gè)具備架空線(xiàn)路直流故障自清除能力的柔性直流輸電工程。

  工程線(xiàn)路從云南昆明到廣西柳州,再到廣東惠州,綿延近1500公里,目前工程正處于土建施工高峰期。記者走訪(fǎng)昆明、清遠、惠州等施工現場(chǎng)實(shí)地探訪(fǎng),深刻體會(huì )到建設者們正用“自信人生二百年,會(huì )當水擊三千里”的勇氣和自信,來(lái)面對這一超級工程建設中的一切困難和挑戰。

  海拔2030米的高坡如何被削低?

  230萬(wàn)立方米,昆北換流站挖填土石方量創(chuàng )電網(wǎng)工程單一站點(diǎn)紀錄

  昆北換流站前的一段道路沒(méi)有倒瀝青,記者乘坐車(chē)輛駛過(guò)時(shí)略有顛簸。同行的項目部工作人員指著(zhù)路面告訴記者,過(guò)往車(chē)輛軋路多,時(shí)間一長(cháng),一般路面都會(huì )沉降,“但站內絕不會(huì )發(fā)生沉降?!?/p>

  記者在昆北換流站探尋其中的奧秘,腳下的土地很平整。但業(yè)主方超高壓公司昆柳龍項目部昆明分部常務(wù)副經(jīng)理張龔的一句話(huà),不免令人驚訝起來(lái),“這里原來(lái)是一座高山,我們把它削平了?!?/p>

  項目部提供的數據顯示,換流站海拔從2030米降低至1960米,這也就意味著(zhù)高山被削低了約70米的高度。削掉的土石就地進(jìn)行了填埋平整處理,才有了換流站如今的模樣。據了解,挖填的土石方體積累計達到了230萬(wàn)立方米,創(chuàng )造了電網(wǎng)工程中單一站點(diǎn)土石方量紀錄。

  “這么多的土石是如何削平的呢?”面對記者的提問(wèn),張龔回了兩個(gè)字“爆破”。大量的土石方爆破作業(yè),共計消耗了311噸炸藥和2.6萬(wàn)余根雷管。

  而且,爆破也是講究方法和技術(shù)的。電力設備廠(chǎng)房對地基穩定性要求高,對作為爆破回填的石頭和泥土的品質(zhì)有要求?!白铋_(kāi)始爆破的時(shí)候,炸出來(lái)的石頭偏大,達不到要求?!表椖坎空垇?lái)專(zhuān)業(yè)爆破專(zhuān)家,不斷實(shí)踐調整,最終摸索出了最優(yōu)方案,“出來(lái)的直徑基本都在30厘米—50厘米,達到設計要求”。

  項目部許多人都說(shuō),海量的爆破作業(yè)就像是“愚公移山”。為了確保人員安全,爆破每天只進(jìn)行一次,時(shí)間選在午間休息時(shí)的10分鐘—15分鐘,爆破的土石量并不大。

  在爆破完成后,根據土與石的配比進(jìn)行回填,每填30厘米就加裝土工格柵;打樁2000多根,全打在原土層中,確保地基穩固?!耙院筮@里是要放變壓器、閥等主要電力設備的,那么多項世界第一的工程,地基絕對不能發(fā)生沉降?!睆堼徑榻B道。

  張龔帶著(zhù)記者繞走換流站一圈,邊延處是長(cháng)長(cháng)的邊坡,坡上的站址比坡下的地面高出幾十米,最高的邊坡達49米。項目部人員會(huì )使用儀器對邊坡是否發(fā)生傾斜和沉降進(jìn)行測量。邊坡建成后經(jīng)歷了兩次地震和多場(chǎng)大雨的考驗,仍未發(fā)生任何傾斜及沉降。

  兩個(gè)月前,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記者譚朕就曾來(lái)過(guò)站里采訪(fǎng)。在他的印象中,那時(shí)的邊坡還是光禿禿的。如今,坡上被種植草木,一片蔥綠。

  實(shí)際上,環(huán)保的理念已經(jīng)融入工程建設的方方面面。在現場(chǎng),記者還看到邊坡之上有工人正在進(jìn)行圍墻施工。墻體不是現場(chǎng)砌起來(lái)的,而是直接用車(chē)輛運送標準統一的混凝土墻面到此?!把b配式圍墻,節省工期,還環(huán)保,現場(chǎng)就不會(huì )滿(mǎn)是灰塵了?!表椖勘O理方廣東天廣工程監理咨詢(xún)有限公司總監代表王秋峰很提倡這種作業(yè)方式。

  設計方西南電力設計院電網(wǎng)公司工地代表徐磊還告訴記者,在考慮項目選址時(shí),站址就避開(kāi)農田、保護林、水庫等生態(tài)區域,距離最近的村莊也在800米開(kāi)外,保證了施工的安全性?!耙舱驗榭紤]環(huán)保要求,才選這塊山地,雖然增加了爆破工作量,但我們覺(jué)得值?!毙炖谡f(shuō)。

  比足球場(chǎng)還大的屋頂如何搭建?

  應用網(wǎng)架結構理念建設電網(wǎng)工程史上最大跨度閥廳

  7月23日,廣東省惠州市龍門(mén)縣,午后的天空飄起了雨。昆柳龍工程龍門(mén)換流站處于土建高峰,各類(lèi)施工人員和車(chē)輛在站內穿梭。下雨對于施工的影響不言而喻,好在這場(chǎng)雨下得并不大,時(shí)間也不長(cháng)。從辦公區域向施工現場(chǎng)出發(fā)前,項目部人員特意囑咐大家換上雨靴?!肮さ厝悄?,土建就是玩泥巴??!”業(yè)主項目部廣州分部土建專(zhuān)責唐源開(kāi)玩笑說(shuō)。

  項目部廣州分部經(jīng)理助理朱云峰對于這種天氣早就習以為常。他給記者翻閱今年以來(lái)的天氣記錄,自2月中旬到7月中旬共150天內,雨天有103天,其中連續降雨的天數最多達77天。

  “我們查了一下,今年應該是有氣象記錄以來(lái)降水量第三多的年份了?!敝煸品逭f(shuō),“工人們絕對不能冒大雨施工,不安全;而且混凝土也沒(méi)法澆筑硬化,工期就耽誤在這上邊了?!蹦壳?,龍門(mén)換流站土建階段已完成約40%的工程量。而在工程另一端的昆北換流站,由于昆明此前有過(guò)一段干旱天氣,土建工期加快了些,完成率為60%。

  工地上,最吸引記者的是立起的幾十米高的大鐵柱,鐵柱圍了四面,尚未封頂。未下雨時(shí),幾名工人帶著(zhù)安全帶,在上面進(jìn)行焊接作業(yè)。

  施工方廣東電網(wǎng)能源發(fā)展有限公司項目負責人賴(lài)聯(lián)光介紹,鐵柱圍起的部分是柔性直流低端換流閥廳,建成后里面將放置工程換流閥。龍門(mén)換流站與柳北換流站一樣,成為世界上首個(gè)特高壓柔性直流換流站,其中特高壓柔性直流換流閥就是最核心的設備之一。而柔性直流相比于常規直流,其技術(shù)優(yōu)點(diǎn)在于控制靈活,能快速響應電網(wǎng)的狀態(tài)變化,讓電網(wǎng)運行更加安全穩定。

  “閥廳的高度多少米?”“大約30米,10層樓高?!辟?lài)聯(lián)光回答記者的提問(wèn),又趕緊補了一句,“高端閥廳就更高了,有44米?!?/p>

  閥廳不僅高,而且面積大。從設計圖紙來(lái)看,高端閥廳呈矩形,長(cháng)寬均約90米,面積將近7700平方米,比一個(gè)標準11人制足球場(chǎng)還要大?!斑@是電力建設史上最大跨度閥廳?!痹O計方廣東省電力設計研究院項目工地代表李海央說(shuō)。巨大的閥廳構建起來(lái)的超級工程,建成后將擁有世界上最大的多端直流輸電能力,800萬(wàn)千瓦,年送電量預計超過(guò)320億千瓦時(shí)。

  從目前的技術(shù)來(lái)看,要建設跨度如此大的空間,一般有兩種方式:一種是在空間內立起多根梁柱,用以支撐屋頂;另一種采用網(wǎng)架結構屋頂,空間內一片開(kāi)闊無(wú)阻礙?!伴y廳里面要運輸龐大的換流閥,有梁柱的話(huà)車(chē)輛運輸和檢修進(jìn)出不方便,因此只能采用網(wǎng)架結構建設?!崩詈Q胝f(shuō)。網(wǎng)架結構建筑較為廣泛應用在機場(chǎng)的飛機倉庫中,設計人員在工程前期實(shí)地走訪(fǎng)調研了全國多個(gè)機場(chǎng)。

  減少梁柱換取空間,網(wǎng)架結構施工難度更大。需要把鋼制網(wǎng)架搭好后,從地面使用多臺吊車(chē)整體抬升到目前立起的20余根鐵柱上。網(wǎng)架由若干根鋼材連接而成,重達650噸,抬升時(shí)如果各部分承受壓力不均,將會(huì )導致?lián)p壞,影響建筑質(zhì)量。

  “就像搭積木一樣,懸空的網(wǎng)架用20多根柱腿來(lái)?yè)巫?。誤差要用毫米計算,整個(gè)網(wǎng)架最大高度差不能超過(guò)30毫米?!泵鎸薮蟮木纫?,靠肉眼是觀(guān)察不出來(lái)的。項目部有高科技系統,通過(guò)系統自動(dòng)觀(guān)察,一旦有偏差及時(shí)調整。

  但施工人員使用吊車(chē)的技術(shù)、經(jīng)驗、配合也缺一不可?!凹夹g(shù)是基礎,配合要默契,經(jīng)驗就是盡可能慢慢來(lái)。每抬升幾公分,我們就停一停,看架子有沒(méi)有傾斜?!辟?lài)聯(lián)光對未來(lái)的施工信心滿(mǎn)滿(mǎn)。

  高海拔覆冰區,百米大峽谷,復雜地形如何立塔架線(xiàn)?

  除了人扛馬馱,無(wú)人機新型架線(xiàn)取代原始方法

  昆柳龍直流工程輸電線(xiàn)路長(cháng)約1500公里,線(xiàn)路跨越高海拔覆冰區、鐵路河流等區域,尤其是在云南、貴州需跨越跨度超1公里、深度達近百米的大峽谷,復雜地形對架線(xiàn)施工是很大挑戰。

  項目部提供的一組數據顯示,工程直流線(xiàn)路跨越鐵路15次、公路273次、河流82次、各電壓等級電力線(xiàn)1140次、通信線(xiàn)654次,線(xiàn)路路徑交叉跨越眾多。

  每一次跨越都是一次挑戰。7月24日,記者一行來(lái)到位于廣東清遠英德市黎溪鎮的線(xiàn)路第19標段。一條大江橫亙在B80與B81基塔之間,江面寬約800米,成為一道天塹。項目部要跨越這道天塹,在江上架線(xiàn)連接兩塔。

  現場(chǎng)的塔基已經(jīng)建好,接下來(lái)將進(jìn)行塔身組立。業(yè)主項目部廣州分部項目經(jīng)理助理黃維告訴記者,預計架線(xiàn)施工將在年底進(jìn)行。

  早期架線(xiàn)中,施工人員會(huì )登上熱氣球,球上掛著(zhù)線(xiàn)路飛躍鐵塔,若是遭遇大風(fēng),就會(huì )偏航,影響效率。近年來(lái),新型架線(xiàn)方式被普遍應用,取代了原始方法。

  “用無(wú)人機來(lái)架線(xiàn)?!笔┕し綇V東電網(wǎng)能源發(fā)展有限公司項目副經(jīng)理楊帆介紹步驟:由于無(wú)人機載重有限,先拉一根細線(xiàn)飛過(guò)江面,拋到對面的鐵塔上。塔下有人將另一條粗線(xiàn)與細線(xiàn)接起來(lái),江另一端通過(guò)機器將粗線(xiàn)拉回對岸。如此循環(huán)拉線(xiàn)過(guò)江,由細線(xiàn)帶粗線(xiàn),最終實(shí)現特高壓電線(xiàn)在兩塔間的架設。相比于傳統的架線(xiàn)方式,高科技的無(wú)人機架線(xiàn)效率更高,也更能保障人身安全。

  待到線(xiàn)路架好后,再結合創(chuàng )新性的故障自清除能力系統,這個(gè)世界上首個(gè)具備架空線(xiàn)路直流故障自清除能力的柔性直流輸電工程,將極大降低運行風(fēng)險,持續不斷地將西部清潔水電東送。

  但在找尋線(xiàn)路路徑和搬運塔材的過(guò)程中,仍有需要用到人力畜力等傳統方式的地方。同為線(xiàn)路19標段的桃園鎮,高山陡峭、荒草密布。項目部人員前期到此“踩點(diǎn)”尋找合適的塔址?!拔麟姈|送通道都建成18條了,地理條件稍微好一點(diǎn)的幾乎都建了通道,剩下的地方條件之差可想而知?!秉S維說(shuō),“沒(méi)路走,我們自己從荒草中硬生生走出一條道的?!?/p>

  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穿過(guò)山丘竹林間的小路,來(lái)到B83基塔處。天已放晴一整天有余,但山間仍舊泥濘不堪,腳上沾滿(mǎn)了泥。林間濕熱的環(huán)境讓人像是進(jìn)了“桑拿房”,走不到一分鐘就全身汗濕。

  濕滑狹窄的山路,車(chē)輛無(wú)法進(jìn)入,運送塔材只能依靠馬來(lái)馱,極端狀況時(shí)需要人來(lái)扛。類(lèi)似情況,全線(xiàn)高山大嶺區域并不罕見(jiàn),尤其云南、貴州山區眾多,給施工帶來(lái)不少困難。但對于工程建設者們來(lái)說(shuō),他們的工作就是千方百計克服各種困難。隨著(zhù)工程的推進(jìn),有些困難已經(jīng)克服,有些困難正在克服,而新的困難正在產(chǎn)生。這是事物發(fā)展的必然屬性,也是建設者們在工程建設中所體驗到的苦與樂(lè )。

  南網(wǎng)傳媒全媒體記者 帥泉 通訊員 辛鎮瀚 何劍峰 楊兵 王佳男

  ■工程名片

  昆柳龍直流工程西起云南昆北換流站,東至廣西柳北換流站、廣東龍門(mén)換流站,線(xiàn)路全長(cháng)1452千米,是國家《能源發(fā)展“十三五”規劃》及《電力發(fā)展“十三五”規劃》明確的跨省區輸電重點(diǎn)工程,是國家特高壓多端直流的示范工程。工程建成后,將創(chuàng )造多項世界第一:容量最大的特高壓多端直流輸電工程、首個(gè)特高壓多端混合直流工程、首個(gè)特高壓柔性直流換流站工程、首個(gè)具備架空線(xiàn)路直流故障自清除能力的柔性直流輸電工程。南方電網(wǎng)公司在這一過(guò)程中,突破并掌握具有自主知識產(chǎn)權的特高壓多端柔性直流核心技術(shù)和關(guān)鍵技術(shù),搶占特高壓多端柔性直流輸電技術(shù)制高點(diǎn)。

  工程計劃于2020年投產(chǎn)送電,2021年全部建成投產(chǎn),屆時(shí)將增加800萬(wàn)千瓦的通道送電能力,將云南清潔水電輸送到廣東、廣西,年送電量預計超過(guò)320億千瓦時(shí)。

  ■人物故事

  愛(ài)放電影的安全員古洪洋

  42歲的貴州送變電工程公司變電第一分公司員工古洪洋,從事工程行業(yè)已有20個(gè)年頭。在昆柳龍直流工程昆北換流站,他的角色是安全員,即時(shí)刻提醒監督施工過(guò)程中的同事做好安全保護措施?!跋劝踩?,后工作;沒(méi)安全,不工作?!惫藕檠罂偛煌鼘⑦@句話(huà)掛在嘴邊。

  項目工地上隨處可見(jiàn)關(guān)于安全的警示標語(yǔ),平時(shí)項目部也進(jìn)行了多次安全培訓,但仍舊有人會(huì )犯些小錯誤,比如安全帽沒(méi)戴緊之類(lèi)的。

  這種事一旦被古洪洋逮到,他就要給人“關(guān)禁閉”——在孤獨的會(huì )議室里靜思己過(guò)?!袄锩鎼灍?,不準抽煙,只能安靜地看安全警示片?!笔聦?shí)證明,這種不罰款的小懲罰手段還是能收到一些效果。

  項目部還有VR安全體驗室。古洪洋經(jīng)常找一些年輕的工友,戴上眼鏡體驗一把高空墜落、塌方被困的“慘烈絕望感”?!案杏X(jué)很真實(shí),現在工作之前腦子里總會(huì )條件反射違規操作的慘狀,就自覺(jué)全副武裝了?!苯?jīng)常從事高空作業(yè)的張曉龍說(shuō)。

  古洪洋腦子活泛,點(diǎn)子多。有一天靈感突發(fā),看到工地上播放宣傳片的大屏幕,心想“用這個(gè)播安全警示片也不錯啊?!?/p>

  上班時(shí)間忙,于是他挑傍晚下班之后的時(shí)段放,但走過(guò)路過(guò)的人多,停下來(lái)看的卻少得可憐?!皼](méi)人愿意專(zhuān)門(mén)看這個(gè)?!彼窒氲揭粋€(gè)法子,播放電影電視劇,在劇集中間插幾分鐘的安全警示片。第一天放映的時(shí)候,屏幕前就圍了不少人,后來(lái)人就更多了。連不參與施工的門(mén)衛老大爺周永貴,每天一邊站崗一邊聽(tīng)著(zhù)警示片都能記得安全規范了,“安全繩要系牢,安全帽要戴好?!?/p>

  廣泛征求民意下,古洪洋播放的影片種類(lèi)越來(lái)越多,愛(ài)國題材的戰爭片是主流,偶爾也播一些年輕人愛(ài)看的動(dòng)作片。工友們業(yè)余時(shí)間消遣活動(dòng)不多,這個(gè)露天“影院”已經(jīng)成了人們最喜歡聚集的地方。大家一起歡笑、一起落淚,氛圍溫馨融洽。

  漸漸地,古洪洋發(fā)現,工友違規的情況越來(lái)越少了,這或許就是影片中間夾雜的安全警示潛移默化的作用吧。

  “大家每個(gè)人都注意安全了,我也就安全了?!惫藕檠舐詭Ы器锏匾恍?,“肯定不會(huì )有人說(shuō)我工作沒(méi)做好了?!?/p>

  南網(wǎng)傳媒全媒體記者 帥泉 通訊員 陳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