色當村的“電史”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9-08-08       

本網(wǎng)訊 當下,入夏后的曲靖市馬龍區王家莊鎮色當村郁郁蔥蔥。置身村間,河畔、溪流、田野,直至目及群山,滿(mǎn)眼皆綠。

  偶感風(fēng)寒的郭政文剛從診所回來(lái),一進(jìn)村,就遇到到村里檢修電力線(xiàn)路的高金汝和尹永恩,他立即滿(mǎn)臉堆笑地跑上去,遞煙寒暄后,硬是要將兩人拉到家里喝茶。

  郭政文與尹永恩是相交十幾年的老友,兩人的友誼同步于色當村的“電力史”,從無(wú)到有,從有到強。他們兩人,已然成了無(wú)話(huà)不說(shuō)的知心“兄弟”;電于色當人而言,亦是其不可或缺的生產(chǎn)生活能源,“缺一天糧可以,缺一天電卻斷然不行?!碑數匾晃淮甯刹咳缡钦f(shuō)到。

  電的“緣起”

  郭政文今年56歲,已是3個(gè)孩子的外公。半個(gè)多世紀的人生閱歷和生活磨礪,讓他忘記了諸多當時(shí)看似重要的事。然而,1979年,卻是他有生以來(lái)印象最深刻的一個(gè)年份。因為這一年發(fā)生了兩件大事:土地承包到戶(hù)的改革、通電。雖已歷時(shí)40載,但郭還記得,“電燈亮的時(shí)候,整個(gè)村像過(guò)年一樣熱鬧?!?/p>

  彼時(shí)的郭政文,是村里標準的年輕人,和村里的同齡人一樣,在改革開(kāi)放的潮流中,他們努力追求著(zhù)發(fā)家致富的夢(mèng)想。2003年,有所積蓄的他在村里開(kāi)起了磨坊,左鄰右舍需要碾米、磨面、粉糠時(shí),都往他的磨坊運。

  此時(shí),富起來(lái)的村莊電器在不斷增多,村里的供電負荷顯得捉襟見(jiàn)肘。郭政文告訴筆者,碾米機、磨面機、粉糠機,三臺機器只能啟動(dòng)一臺?!凹幢阒粏?dòng)一臺,力量也遠不足,正常情況下,碾300公斤米只需40分鐘,但當時(shí)則要一個(gè)小時(shí)。好多時(shí)候還會(huì )卡機子?!彼?,到郭政文機房加工糧食的村民,經(jīng)常需要排隊等待,甚至一些粉糠的一排就是一天。

  除了磨坊電力不足外,整個(gè)色當村的老百姓亦普遍感到“電不夠用”。

  郭政文家堂屋里,擺放著(zhù)一臺他一度引以為傲的老式康佳電視機。20年前購買(mǎi)時(shí),228戶(hù)的色當村,僅有兩臺彩色電視機?!爱敃r(shí)花了4000多元,當時(shí)村里在煙葉收購站打工的人,一個(gè)月的工資才90元?!本驮陔娨暸?,擺放著(zhù)一臺不滿(mǎn)灰塵的穩壓器。郭政文介紹說(shuō),當時(shí)買(mǎi)電視來(lái)才發(fā)現,因電壓過(guò)低,電視不能正常播放,故而買(mǎi)來(lái)了穩壓器。除了電視等娛樂(lè )電器受電壓影響,農民的正常生活電器也經(jīng)常不能正常使用。郭政文曾有過(guò)這樣的經(jīng)歷:早晨起床把米淘好放在電飯煲里,到地里耕作,本以為回到家飯早就煮熟,結果打開(kāi)鍋蓋,還是水泡著(zhù)生米。

  為此,村民開(kāi)始到山上砍樹(shù),回歸到柴火做飯的日子。后因森林保護力度加大,村民大量以煤作為燃料。然而,800多元一噸的煤成為村民的一大經(jīng)濟負擔?!耙患胰艘荒暌?、7噸煤采購,合算下來(lái)四、五千塊,是一筆不小的開(kāi)支?!币虼?,郭政文曾親自跑到富源縣去拉煤,“去到那里拉便宜,一噸只需650元?!?/p>

  羅石林的“夢(mèng)想”

  在色當村,羅石林是公認的“能干者”。1982年出生的他,經(jīng)過(guò)自己的不懈不力,硬生生把前些年尚屬建檔立卡的貧困家庭打拼為村里的“致富榜樣”。2014年,其一手建起的馬龍順暢養殖場(chǎng)全面投入使用。

  這個(gè)投資300多萬(wàn),占地8畝的馬龍順暢養殖場(chǎng),常年養豬1000至1200頭。在2014至2015年2年間,就創(chuàng )收100多萬(wàn)?!耙沁@幾年的豬價(jià)也像前幾年一樣,說(shuō)不定我都成為千萬(wàn)富翁了?!辈稍L(fǎng)過(guò)程中,羅樂(lè )呵到。

  在談及自己發(fā)家致富的過(guò)程時(shí),羅石林認為,供電部門(mén)是其養殖事業(yè)得以發(fā)展的“大功臣”。羅石林介紹說(shuō),其養殖場(chǎng)的保育房、產(chǎn)房都離不開(kāi)電,保育房需要智能化控制保持25度的恒溫。豬仔產(chǎn)下來(lái)后,夏天要在保育房保暖5天,冬季則要保暖15天,否則就會(huì )發(fā)生豬仔“死亡”。此外,整個(gè)養殖場(chǎng)安裝了12個(gè)監控探頭,即便人在辦公室,也能時(shí)時(shí)了解到養殖場(chǎng)的豬的情況。

  羅石林還記得,剛剛謀劃養殖場(chǎng)時(shí),是2013年,當時(shí),他整個(gè)養殖場(chǎng)建設依靠的是一條220伏線(xiàn)路,“電力不夠用,抽水都會(huì )燒壞泵?!?/p>

  后來(lái),掛鉤幫扶色當村脫貧攻堅的南方電網(wǎng)云南曲靖馬龍供電局市場(chǎng)部主任趙樹(shù)成到村里走訪(fǎng)時(shí),了解到羅的情況后,積極幫助其上申請。最終,馬龍供電局專(zhuān)門(mén)為養殖場(chǎng)和附近的7、8戶(hù)人家安裝了一臺容量50千伏安的變壓器。

  “現在養殖場(chǎng)用電,想怎么用就怎么用?!绷_石林介紹說(shuō),“即便遇到用電問(wèn)題,一個(gè)電話(huà)去,供電所馬上就派人來(lái)搞定?!?/p>

  (杜明彥 車(chē)玉奎 高金汝)